《羊之歌》

@K165官方 1楼 大约7年
“迷失在羊群之中的狼,被寂寞的利齿撕裂自己的身体……” 高城一砂幼年丧母,由其父亲的好幼江田夫妇抚养成人。一天,一砂在美术部给八重樫当模特时突然突然出现了恶梦一样的幻觉,并失去了知觉,然后就像被什么指引着一样回到了自己过去的家。在那里遇到了姐姐千砂,并从她那里得知高城家的人都会得一种怪病——像吸血鬼一样对人血产生渴望,最后甚至会疯狂而死。他们的母亲就是因为发狂而自杀身亡的,而千砂本人也在幼年时就发病了,所以父亲才会在母亲死后带着千砂离开了这个家。感觉到自己终将会发病的一砂搬来与千砂住在了一起,但不久就因对一成不变的生活感到不适应而终于发作。看到痛苦万分的一砂,千砂割破了自己的手腕,将淌血的手伸到了一砂面前,想要把自己的血献给他。“难道无论怎样挣扎,也无可奈何?”
@K165官方 2楼 大约9年

混入羊群中的狼

会用寂寞的牙

撕裂……自己的躯体

羊之歌

@K165官方 3楼 大约9年

还没考呢

我一直在准备。。

@K165官方 4楼 大约9年

少年高城一砂最近常常做一个梦

他梦到血,鲜红的

也梦到一个女孩,朦胧的

可怕的

@K165官方 5楼 大约9年

八重坚叶是一砂喜欢的女孩儿

不仅因为他们是同一个画室的
也因为叶不爱笑
一砂喜欢不爱笑的女孩儿

两人在画室里交谈着
叶说自己喜欢酱红色——血的颜色

卸画布时,叶弄伤了手指
看着叶手上的血,一砂觉得头晕

@K165官方 6楼 大约9年

一砂醒来后匆匆离开
以为自己只是贫血
回家的路上
看到一个坐在火车上的女孩
似曾相识

回到家看到养母的新买的风铃
一砂不禁想起了自己的父母和姐姐
养父母又谈起了正式收养一砂的事情
一砂更加思念那段已经模糊的亲情了

于是一砂来到了从前的家
很小的时候一砂曾经偷偷跑回来过
但是那时这里没有人

@K165官方 7楼 大约9年

一砂似乎看到了母亲

仔细一看
原来是和母亲长得很像的姐姐高城千砂

这对似乎已经没有亲情的陌生的姐弟尴尬的交谈着
一砂问起了父亲
却得知父亲早就已经死了
而且养父知道这件事没有告诉自己

一砂开始不满
无论是自己被送走还是父母的死讯自己一无所知
千砂却告诉他
高城家有遗传病
发病后对别人的血会有一种渴望——就像吸血鬼
‘我也是吸血鬼,你以后不要再来了’
千砂这样说道
一砂是否明白这是为了保护他?

@K165官方 8楼 大约9年

不是我不想发

是没找到合适的片子

@K165官方 9楼 大约9年

22楼你是?。。。-。-年年?

@K165官方 10楼 大约9年

一砂完全无法相信这一切

回到家问起父亲的事时
养父母撒谎说父亲健在
一砂更加迷茫了
谁在说谎?

第二天
一砂履行之前跟叶的约定当起了叶的模特
但是一直心不在焉的

忽然下起了大雨
两人连忙关上窗户收拾东西

叶无意中打翻了颜料
手被染成了红色

@K165官方 11楼 大约9年

一砂忽然有了一种感觉

需要血
一砂连忙啃起了手指
想缓解一下自己莫名其妙的渴望

叶却靠了过来问一砂怎么了
一砂按耐不住扑倒了叶

幻想着自己撕开了叶的衣服
咬住了叶的脖子